<<返回

70周年阅兵红旗制作的幕后

         20159月3日,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,有两架直升飞机分别悬挂着国旗、军旗飞过天安门城楼。两面红旗作为中国的标志,在高空中以完美的姿态向世界宣示着国人的信仰和对和平的希望。而在这骄傲国旗的背后还凝聚着邦维人的心血和辛苦。



         阅兵空中展示的国旗和军旗,尺寸分别为6m*9m和6m*7.5m,飞行速度160km/h-180km/h。如此巨大的旗帜在这样高的速度下飞行,红旗尾部抖动剧烈,会产生超过音速的击波(击打波动频率),一般的材料和技术无法经受这样高强度的冲击。为解决此问题公司攻克一道道技术难关。

一、特殊性能材料

         红旗材料——10564G涂层锦丝绸,此材料本是为下一代翼伞伞兵伞进行技术储备而研制的,没想到首先会用在国旗上。这种面料是目前纺织材料中重量最轻、抗撕裂性能最好的高强重比织物,其坯绸重量为32g/m³,强重比为1.3kg/g,涂层撕裂强度为140N,是同类伞材的三倍。

        此材料采用了更细的格子组织和特殊的涂层工艺,使得织物的表面更加的滑爽从而提高了面料的撕裂强度。采用这种特殊的涂层工艺,不仅解决了撕裂强度的问题,还同时令面料具有了防水的功能,这也是降落伞面料不曾采用过的技术。


二、花型的印制

         面料的性能解决了,随之而来的另外一个更大的难题:如何将大幅面

         花型印到高强锦纶织物上。如果采用传统的锦纶印花工艺,由于花型幅面大(1.5米×6.3米),至少要开9个版进行拼接,版与版之间会产生拼缝线,影响红旗的美观。研究探讨后决定,采用先进的“数码喷绘热转移印花工艺”,这种工艺无需制版,不受花型大小的限制,而且这种工艺会提高效率节约时间。通常热转移印花工艺只对涤纶有效,对锦纶无效。


       为解决此问题公司决定对织物进行特殊的预处理工艺!经过反复摸索,染色率大幅提高,且经测试,日晒、摩擦、沾色等各项牢度性能优良(大于4级),新工艺终于成功。这种创新的印染工艺属国内首创,可在锦纶织物上转移印花,解决了锦纶织物无法采用“数码喷绘热转移印花”的技术难题。

三、红旗整体的色差控制

        因为红旗的面料10564G涂层锦丝绸是公司的新研发产品,现有数量不足,而且面料是作为伞兵伞储备材料,只有红白蓝三种颜色各约800米,其中又只有白色可以用于印花,无法进行大量的调色、印花实验。同时,公司接到的任务是制作国旗军旗共八面,从八面中选取四面,然后这四面分为两组,其中一组作为备用,可谓优中选优。


         因此当时最大的问题是,如何在材料数量少,时间紧急的情况下,保证红旗色泽的均一性。由于红旗是在天空中飞行,旗帜与旗帜之间的色差,旗帜正反面的色差,旗帜各拼片之间的色差都很容易看出来。而且产生色差的因素是很多的,如织物状态、调色配方、转印纸、印花的温度和印花车速。除此之外,还要考虑每卷面料之间的色差,所以又要对每一卷面料进行小样实验,评估小样的微小色差,确保颜色一模一样的面料做成一对对的红旗。遇到这些问题时已经进入八月了,要在一个月时间内圆满解决这些问题,可谓真正的时间紧任务重。经过邦维人的共同努力,终于在阅兵前圆满完成此次任务。